欢迎来访本站 www.Unanhai.com,认识中国南海诸岛从这里开始!

南海标准地名

三沙

南海诸岛名称沿革:从民间到官方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不详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5-06-25
摘要:自古以来,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的渔民们就耕耘在南海诸岛周边的蓝色土壤上。很早之前,这些海上农夫就已经有了一整套前往三沙的航行路线图册《更路簿》。这套册子,据说最迟在明末清初就已经出现了,有多个不同版本。《更路簿》记载了用罗盘指引航向、用燃香
      自古以来,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的渔民们就耕耘在南海诸岛周边的蓝色土壤上。很早之前,这些“海上农夫”就已经有了一整套前往三沙的航行路线图册——《更路簿》。这套册子,据说最迟在明末清初就已经出现了,有多个不同版本。《更路簿》记载了用罗盘指引航向、用燃香记载时间和里程的一条条在西沙和南沙作业的路线。按照它的指引,就可以从潭门镇出发,航行到三沙各个岛礁。
 
      过去潭门镇渔民出海,有一条祖传的规矩——父子不同船。这是因为,渔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有亲属遭遇海难而永远留在了三沙,一些人家的后院里还有“衣冠冢”。
 
      《更路簿》,这套用潭门镇渔民祖祖辈辈生命而凝注成的册子,于今人而言,更重要的是,留下了与而今南海诸岛名称多有不同的民间命名。检索这些岛礁的民间称呼,我们或许能得到许多不曾有过的认知。
 
      岛礁的民间命名
 
      19世纪以来,西方列强纷纷进入中国南海进行测量和绘图,给那些珊瑚岛礁命名,把名字填在他们的地图上。随后他们把这些成果编成图籍出版发行。这其中,一本由英国人编辑、1868年出版的The ChinaSea Directory影响最大,因为它在1901年时被中国人陈寿彭翻译出版,书名为《新译中国江海险要图志》。书中关于南海诸岛的地名全部音译自英文名称,这些音译地名不仅被官方文件多次引用,还被一些学者写进中国的地理书籍,因此流传甚广。
 
      不过,早在他们之前,潭门镇渔民的祖先们就已经赋予了这些岛礁名字。潭门镇的渔民要到珊瑚礁中潜水作业,捕捞海珍品,因此要一一给那些岛礁取名字。这些地名不仅成了三沙主权属于中国的无可辩驳的铁证,也成了一些地理学家、地名学家的研究对象。
 
      华南师范大学的刘南威教授,是研究南海诸岛地名的著名学者。他搜集整理的南海诸岛渔民习用名(即民间命名)总共有 131 个,这些地名的主要来源是潭门渔民手中流传的《更路簿》。1973 年发布的《西、南、中沙群岛渔业生产和水产资源调查报告》中也有大量习用名。这里出现了习用名100 个,其中绝大部分与《更路簿》中的地名相同,但有 15
个是《更路簿》中所没有的。
 
      习用名的特点
 
      这些习用名是潭门镇渔民一代代口头流传下来的,刘先生高度评价了它们的价值:稳定性、民族性、科学性。
 
      为了说明它们的稳定性,刘先生举了一个例子:1918年,日本人小仓卯之助在南沙群岛的北子岛见到了3个海南渔民,并与他们笔谈。这个日本人用他们提供的资料画了一幅地图,地图中出现了11个南海诸岛的习用名,至少9个与《更路簿》中出现的名字完全一致。
 
      民族性是指这些习用名将中国文化中的四维、千支刻在罗盘上,以表方位。
 
      科学性是指这些地名既有通名,又有专名。如按照珊瑚礁与海面的距离,把它们分为:“峙”、“仔”,即高潮时仍出露水面的岛屿和沙洲;“线”、“沙”、“铲”,即高潮时淹没、低潮时露出的礁;“线排”、“沙排”,即低潮时也不露出,但离水面较近的暗沙……在地理学家看来,这些分类是按照地貌类型分的,所以这些习用名是一个有系统、有层次的地名群。
 
      这些地名,再加上上文提到航向、距离及起点,其实就是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南海诸岛坐标系。至于这些习用名的生动性就更不用说了,有些名字望名就可知道它表示的岛礁形状,如把南沙群岛的司令礁称为“目镜铲”,把安达礁称为“银饼”,把仙宾礁称为“鱼鳞”。
 
      然而遗憾得很,这样精彩、准确、生动、有着历史传承的一整套的命名系统,竟无缘进入官方视野——官方采用的,是从外国人那里音译过来的地名,来源最多的就是那本英国人编的The ChinaSea Directory。因此,也弄出许多尴尬事来。1907年,日本侵占东沙群岛,英国也对此提出主权要求。两广总督张人骏次年8月电请外务部在东沙岛设立我国标志时,称东沙岛“即《新译中国江海险要图志》内之蒲拉他士岛”。明明是中国的岛屿,与外国交涉主权时,还得用外国的地图和名称,可想这是多么尴尬的事。
 
      两股车流
 
      从清朝到民国,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,我国政府共4次审定和宣布南海诸岛的官方地名。但遗憾的是,官方审定、公布的南海诸岛地名却大多来自对外来地名的翻译。
 
      1907年日本侵占东沙群岛,英国人也趁机主张东沙主权的行为,唤醒了国人对南海诸岛主权的关注。1909年,两广总督张人骏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领海军官兵 170 多人前往西沙群岛勘探测量,绘制地图,共查明岛屿15座,一一命名,公告中外。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审定和宣布南海诸岛的官方地名。这次命名虽然没采用潭门镇渔民的习用名,但毕竟是中国人自己用汉语命名,与外国无关。珊瑚岛、甘泉岛、琛航岛就是那次命名的岛屿,这3个名字沿用至今。
 
      1933年4月,法国占领南沙群岛的9个小岛,国内各界纷纷抗议。国民政府因此成立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,开始审定南海诸岛地名,并于次年出版《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会刊》第一期,刊登了《中国南海各岛屿华英地名对照一览表》。
 
      这是我国政府第二次审定和宣布南海诸岛地名。这次审定公布了 136 个岛、礁、滩、沙名称。虽然详细,但遗憾的是,公布的地名几乎全部来自对英文地名的音泽和意译。总结一下,音译的有 80 个,如罗伯特岛(今甘泉岛),英文为RobertIsland。意译的有45个,如钱财岛(今金银岛),英文为Money Island。
 
      更有意味的是,这次有几个地名初看好像是音译自英文名,实际上,这些英文名最初是外国人从海南渔民的习用名音译过去的。如沙比礁(今渚碧礁)英文为Subi Reef,是从渔民习用名“丑未”音译的;辛克威岛(今景宏岛)英文为Sin Cowe Island.是渔民习用名“秤钩”的音译……据统计,这样“出口转内销”的地名有 5 个。顺便说一句,我国最南端曾母暗沙这个地名就是这次公布的,当时名为“曾母滩”译自英文James Shoal。
 
      这次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。想想看,三沙一个个岛礁的名字,全部是外国人命名的,我们只是翻译,这对我们主张三沙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是何等地不利。这样的一套地名有损中国人的尊严,也违反了“名从主人”的地名原则。
 
      1945年抗战胜利,日本投降。国民政府接收日本占领的南海诸岛后,1947年由内政部审定和对外公布《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》,共公布172个地名。这次应该算是中国政府第三次审定和宣布南海诸岛官方地名。这次出现了大量汉语地名,“名从主人”的地名原则开始体现。但这次不仅仍然保留了一些第二次公布的外来地名,还新增加外来译名20个。
 
      遗憾的是,这次也没有采用一个潭门镇渔民的习用地名。据说南海诸岛的地名公布后,潭门镇的渔民竟然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个岛礁的名字,尽管他们世世代代就在那些岛礁上生活和劳作。
 
      30年前的地名普查
      
      第四次审定和宣布南海诸岛地名是 1983 年 4 月,中国政府公布了《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》,这次公布了287个地名。值得肯定的是,这一次海南渔民的习用名有48个成为标准地名,还有81个作为“当地渔民习用名称”列出,与标准地名相对照。两股道上跑的车终于相会了。
 
      这次为什么会有如此改变?应归功于1980—1982年间进行的南海诸岛地名普查。其实早在此之前,一些地名学者就已经开始搜集和研究海南渔民的习用名,如韩派华、陈史坚、刘南威等。这些学者有的参与了这次地名审定,因此把他们的研究成果带了进来。
 
      这次虽然在“名从主人”、维护主权方面大大地迈出了一步,但就像著名的地名专家孙冬虎所指出的,这次命名还是留下了诸多遗憾,比如继续沿用和保留了大部分1947年地名中音译和意译的外来地名,错失了彻底清除外来地名的机会。
 
      1947年那次国民政府公布南海诸岛地名时还留下了一个棘手的问题,就是一方面宣布我国最南端是曾母暗沙,另一方面,在《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》中,又在曾母暗沙之南列出了两个暗沙——八仙暗沙和立地暗沙,其中立地暗沙纬度最南,因此按理说,中国的最南端应是立地暗沙。这次关于这个矛盾的解决方法,是在公布的地名中去掉了八仙暗
沙和立地暗沙。矛盾是没有了,但那两个暗沙还在,还在曾母暗沙之南、九段线之内,一旦相邻国家命名这两个暗沙,我们岂不被动、尴尬?
 
      可见,我们对南海诸岛的经营管理上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      作者:单之蔷。来源:《兰台内外》,2013-10-30。 
中国南海诸岛网(www.Unanhai.com)收集整理

热门资讯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www.Unanhai.com QQ:40681100     

声明:本站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信息全部来源于互联网。不代表本站观点、意志或证实其消息,仅供参考!